生活

鞋服紡織:見證改革開放老業迎來新生

2019-03-06 18:1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鞋服紡織:見證改革開放老業迎來新生 【中國鞋網-行業資訊】一直以來,南安以石材、水暖衛浴、糧食流通等產業聞名天下,但實際上,作為南安傳統的產業,鞋服紡織產業曾經是南安代表性的產業之一。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南安的鞋服紡織行業就開始萌芽,并在20世紀90年代達到鼎盛發展時期。 經過改革開放后30多年的發展,南安市鞋服紡織產業已形成較為集中的產業集群,規模產值位居全省縣級市前列,在改善人民生活、繁榮市場、出口創匯、擴大就業等方面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發展至今,南安市鞋服輕紡產業呈現出產業門類豐富、產業集群顯現、轉型升級突出的特點。發展中形成了分散式的布局,美林、洪瀨、九都是3個的鞋服基地。 前世今生 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過神州大地。偏居東南沿海的小城南安,感受到了這股春風的暖意。彼時,有著“閩南枝報春花”美稱的南豐紡織廠就開設在南安。由此,南安的鞋服紡織行業開始迎來飛速發展的黃金時期。經過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長,鞋服紡織已經成為南安傳統優勢產業,在改善人民生活、繁榮市場、出口創匯、擴大就業等方面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經歷風和雨,如今再出發。當前,南安正通過深化特色品牌建設、強化研發平臺建設、推進企業技術改造等措施,推動鞋服產業實現“二次創業”、轉型升級,緊盯“十二五”鞋服輕紡產業發展規劃確定的目標,把新型針織鞋服業打造成重點的集群產業。 篳路藍縷見證改革開放 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的春風打開了國門。彼時,在香港執掌大型跨國集團企業南益紡織公司的南安人林樹哲,力排眾議,決定回內地投資。 當時,他以常人少有的膽魄,率先跨越羅湖橋,在家鄉南安官橋租用一幢僅800平方米的簡陋車間作廠房,引進112臺織機,招聘152位員工,創辦了被譽為“閩南枝報春花”的南豐廠,成為早一批到大陸投資的港商,也進一步催化了家鄉南安紡織行業的萌芽。 改革開放的春風,為骨子里流著經商熱血的南安人吹來了陣陣暖意。1983年,南安人黃少雄以2臺手搖機起家從事針織服裝生產,創立萬家美。35年過去了,當年那個只有2臺手搖機的小作坊,現已發展成為國內專業設計、生產、經營針織、毛衫的優秀民營企業,在全國已建立30個不同的銷售區域,專賣店數百家。 這一時期,在南安中北部的梅山、羅東等鄉鎮,一批批針織企業也像雨后春筍般涌現。從南豐走出的梅山人林麗珠正是其中之一。1988年,林麗珠購買了2臺針織機,從小作坊起家,開始了創業生涯。每天清晨,林麗珠帶著前天生產好的2大袋針織衣趕車,從南安輾轉到石獅,賣給當地服裝城的小販。臨近中午,她又從泉州趕回來,開始新一天忙碌的生產。 “說是老板,其實我從辦公室工作到洗廁所的活兒都做。”林麗珠回憶,當時成立的時裝制造廠,整個生產流程都沒配套,她既當老板又當技術員,既做設計也做雜工。 辛苦的付出終于有了回報。短短幾年間,林麗珠的家庭作坊有了起色。1993年,林麗珠投入近80萬元,在梅山新蘭村蓋起了三層大樓,購買60多臺針織機,開始擴大生產規模。 同樣是在1988年,在南安北部的九都鎮,陳錦波和自家兄弟幾人也是從一個小作坊起家,創立了七波輝的前身,從簡易的制鞋工藝開始做起,醞釀著自己的品牌夢。 有夢想誰都了不起。一開始,陳錦波就不甘只是做一個小作坊。他和其他幾個兄弟早早便規劃了明確的分工,他們像螞蟻一樣,小小的個頭里蘊藏著巨大的能量,通過精細分工,建立起了基礎的生產流程和團隊協作機制,而這種團隊意識和管理,奠定了七波輝能夠穩步向前發展的根基。 1988年對南安鞋服紡織行業來說注定是個不平凡的念頭。也是在這一年,洪瀨人戴景水正式出任南安鞋革廠廠長、黨支部書記。在他的苦心經營下,南安鞋革廠先后經歷了數次起死回生,在2002年由他創辦的順昌鞋業承包經營,并于2009年正式向民營企業改制轉型,成為南安鞋服產業的標桿企業之一。 可以說,南安鞋服紡織行業,是在改革開放春風吹拂下成長起來的一個傳統產業,這一批創業家們篳路藍縷,艱辛打拼,也成為改革開放激蕩40年發展浪潮直接的見證者。 多點開花遍及三大鄉鎮 發展至今,改革開放迎來了第40個年頭。近40年里,南安鞋服產業也經歷了風風雨雨,有過賺得盆缽滿盈的高速發展期,也經歷過市場萎靡的迷茫和掙扎。 將時間軸回撥到上世紀80年代末。從1983年到1990年這創業的初7年,萬家美創始人黃少雄一直在走泉州針織從業者的老路——購進廉價樣品,加工成低檔商品,低價出售,賺取小額加工費。 但他很快發現這條路走不通,毛衫品質越來越差,2元一件大甩賣,如果不變,企業只能關門大吉,要變,就得跟別人做得不一樣。虧損嚴重后,他下了“狠心”,花血本從上海選購時下的服裝款式。上世紀90年代,上海的服裝款式是全國為時尚的,購買上海的樣品相當于走在全國前列。果不其然,新產品一面市,就被搶購一空。 初嘗甜頭的萬家美開始花高價從上海購買樣品,并聘請專業設計師就樣品進行改良,走出一條自己研發設計、生產外包的經營之路。該公司的設計部占據了公司總部辦公大樓的整個2樓,擁有專業設計師幾十名,每年投入在產品開發設計上的資金超過千萬元。 為滿足國際品牌的個性化需求,萬家美公司還嘗試“借力打力”的模式,專門在國外聘請當地設計師,組織當地業務員服務當地客戶,而國內員工只負責跟單。在此模式帶動下,企業外貿高檔產品出口均利潤提升了30%。 同一時期,九都的七波輝也正經歷著轉型。上世紀90年代,陳錦波就頗有先見之明,開始著手進行銷售渠道的建設。當時,七波輝甚至已經進行過“訂貨會”的嘗試,如今這一在鞋服行業中極為普遍的形式,在那個年代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到了21世紀,品牌時代全面來臨,鞋服品牌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也正式開啟。陳錦波富有先見性地預測到了只有精準定位,走向細分市場才是品牌的可持續發展之道。于是七波輝進行了大規模的市場調研,將目標市場定位在青少年這一細分群體,從而成功開辟出一片市場新藍海。 經過周密的市場調研和充分論證,七波輝率先搶占“青少年”細分市場,一個介于成人鞋服和兒童鞋服之間的藍海市場,并持續創新。同時,企業不斷打造適合青少年群體的專屬產品,形成支撐青少年專屬品牌的核心產品力。 正是這么一群對市場有著深刻洞察力的南安企業家,帶著南安鞋服紡織產業在跌跌撞撞的發展中不斷壯大,并進一步形成了可觀的產業集群效應。發展至21世紀,產業集群已形成分散式的布局,美林、洪瀨、九都是三個的鞋服基地。 毗鄰南安中心城區的美林街道,有針織鞋服及配套生產經營單位100多家;商業重鎮洪瀨以制造童鞋聞名全國,2007年就榮膺“中國童鞋之都”美譽,幫登、足友2家企業雙雙入選“中國童鞋十大名牌”。此外,還有以出口聞名的順昌鞋業,憑借為世界知名運動品牌代工,領跑南安鞋服外貿市場;九都則是泉州鞋服產業的后起之秀,七波輝、菲克等品牌均地處這個小鎮。菲克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作為國內批進入童鞋市場的知名品牌,自1987年創辦以來發展迅猛,旗下的“藍貓”“阿童木”卡通童鞋系列擁有較完善的市場銷售網絡體系。 轉型升級老業煥發新生 進入21世紀以來,南安鞋服紡織也在經歷著轉型的陣痛。人口紅利的消失,原材料成本的上漲,老舊的生產方式,以及電商帶來的市場沖擊等,無一不讓這個曾經創造無數經濟、社會效益的產業處處掣肘。是坐以待斃,還是積極求變? 2008年,受經濟危機的影響,國內市場出現線下鞋業低迷的困境,欠賬和賒賬現象屢見不鮮。主營運動鞋品牌的八匹馬體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天克,在這一時期甚至想過要轉行。不過,他的這一想法,很快因進軍電商帶來的甜頭而打消了。 2011年,王天克的兒子王一鑫畢業,建議他在網上銷售鞋子。就這樣,家天貓“旺客旗艦店”成立了,由王一鑫和一名美工、一名客服負責經營,每天有20雙左右的銷量。 “那時,本來是想處理掉庫存的鞋子,沒想到有了意外的收獲。”王天克說,為了盡快處理掉庫存,他們原本計劃將鞋子以每雙20多元的價格進行販賣,但又覺得十分可惜,于是嘗試報價每雙49.9元,沒想到4000多雙鞋子在2個小時內被一掃而光。這讓他嘗到了電商的甜頭,感受到電商的潛力。 從那以后,王天克始終無法忘記那天此起彼伏的“叮咚叮咚”響聲,不僅接受了電商,而且主動學習使用電腦,每天習慣性登錄天貓店鋪查看,不斷增加對電商的投入,打造電商團隊。從此,八匹馬的線上銷售一發不可收拾。 主動擁抱電商的傳統鞋服企業并不止八匹馬一家,甚至可以說,在大多南安數鞋服紡織企業里頭,電商銷售部門正在成為核心的一個部門。 “消費者的習慣決定了企業的營銷走向,電子商務是大勢所趨,如果傳統企業不跟進,客戶就會被同行拉走。”主營童鞋的足友體育用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敬平告訴記者,這兩年來,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足友通過線上的電商銷售平臺,變流量為銷量,配合自媒體平臺的引流和銷售,促進銷量的提升。 帶領傳統鞋服紡織行業走出困境,政府也在努力。2016年,南安鞋服輕紡產業轉型升級路線圖正式出臺。路線圖提出,經過5年至10年的努力,南安鞋服輕紡產業布局明顯優化,產業體系趨向完善,創新能力顯著增強,數字化水平普遍提高。到2020年底,全市鞋服輕紡產業產值超過850億元。 為積極推進鞋服輕紡產業的轉型升級,南安市從產業園區建設、壯大龍頭企業、強化項目帶動、完善創新平臺、引導智能制造、促進商業模式創新等方面下功夫,制定了一系列扶持政策。 在此基礎上,越來越多南安鞋服紡織企業投入轉型升級浪潮中,功能性差別化纖維、高檔針織面料及高性能產業用紡織品的不斷涌現,一系列高附加值產品的相繼研發,加之電子商務發展的日漸普及,讓鞋服紡織這個傳統行業又煥發出新的活力。通常说的脱臼是指
治疗口舌生疮的有效方法
脑出血治疗方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