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那一年的相依为命

2018-09-15 11:23:43

那一年,他12岁,是一个孤独的孩子,生来被父母遗弃,只是因为自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成活率很小,在自己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便被抛弃了。当他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不是自己的父母,是一个寡妇,脏乱的头发,破旧的衣服,注定了,他要和这个女人相依为命,那时的自己还不懂事,只是吱吱呀呀的挥动着自己的小手,表示着自己对她的亲近。这些事当然是那个寡妇告诉他的,寡妇说这些事的时候总是慈祥的看着他。寡妇在外面的名声不好,外面的人都说是自从克死了自己的男人之后,神智就不太清了,整天疯疯癫癫的,他们都叫她疯子,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怕沾了晦气。可是,他从来不这么认为,他知道寡妇其实是个好心的人,否则也不会收留他,虽然住的地方很简陋,屋顶还露着风,但是他从来没有嫌弃过寡妇。记得寡妇对他说过,她捡到襁褓中的他的时候,是个很冷的冬天,小小的脸蛋被冻的紫红紫红的,但是却坚强的没有哭,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厚厚的雪里,如果不是半夜出来偷人家萝卜的寡妇看见了他,估计他就那样冻死在雪地里了,捡回去后,紧闭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的意思,寡妇那个时候以为他活不了了,可是,谁知他命大,竟然就那样坚持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寡妇寸步不离的抱着他,希望把他给暖和过来,或许老天不忍这样的一个女人孤独终老吧,于是,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寡妇对他很好,因为多了一个孩子,寡妇的心里有了寄托,所以寡妇每天起早贪黑的去捡垃圾,寡妇知道孩子是要上学的,自己不能在给孩子丢脸,于是,她努力改掉了偷摸的习惯,把捡垃圾攒的钱一点一点的给他存起来,虽然钱很少,但是寡妇自己的心里还是欣慰的。就这样,不管是寒冬腊月还是烈日炎炎,寡妇依旧坚持的去捡垃圾,身上的衣服鞋子,破了就补补了再破,头发依旧乱糟糟的,直到他终于长到了5岁,一个懂事的年纪。

他从来不嫌弃寡妇是一个捡垃圾的,可是寡妇总是看见他就低着头,怕自己给他丢人,他知道寡妇的心思,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揭穿他。小小年纪的他,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比谁都渴望长大,也更渴望知识,于是5岁的小孩子便偷偷的到学校的窗户底下偷学,虽然自己听不懂,但是还是很认真的去理解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该接触的知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慢慢的过了两年直到他7岁。那天他依旧在外面偷听讲课,但是很不幸的的是被外面打扫学校的一个男人给看见了,男人凶巴巴的走到他身边,一把把他揪了起来,他在挣扎的时候终于惊动了里面正在上课的学生和老师,那些孩子都围过来看热闹,有些认出他是那个寡妇的儿子的时候,竟然叫他扫把星,他对这些充耳不闻,只是静静的站着,知道有一个孩子骂到寡妇是个疯子是个丧门星一个捡破烂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他也听过外面的传言,既然寡妇都不介意那他也没必要说什么,但是今天竟然当着他的面说出了这种话,那他就决不允许,于是小小年纪的他挥舞着的自己的小拳头去跟那些乱说话的孩子火拼,老师拦不住他,惊讶的看着5岁的小孩竟有这么大的力气,终究那些孩子抵不过他的狠劲,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跑回家,然后带着自己的父母来找场子,面对那些大人的打骂,他不吭声,寡妇就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护着,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握着,他知道寡妇的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寡妇把他养大的,他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寡妇。

那天,寡妇抱着他哭了很久,他就那样静静的任由寡妇抱着他哭,他很想安慰寡妇,可是到嘴的话,他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寡妇就那样哭了好久好久,久到他的双腿都麻木了,寡妇才慢慢地松开他,他看着寡妇红肿的眼睛,心里很不是

滋味。寡妇就那样看着他,静静的,然后才慢慢的开口说话。寡妇说她自己的男人是多么的好,是多么的疼她,虽然自己是被男人买去的,但是对她也是相敬如宾的过日子,从来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直到那年,天下暴雨,寡妇的男人在外拉车回家,她便是撑着伞在路口等他,路很泥泞,两边都是很陡的泥土坡,每天寡妇的男人都要走3里地去城里,虽然不远,但是也很辛苦。就在那天,那个暴雨天,天漆黑漆黑的,看不见路,寡妇就那样站在路口,前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直到她听到了车轱辘的声音,惊喜的往前跑,一直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男人看见寡妇竟然来接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觉得终究是自己亏待了寡妇,便拉着车急急的迎了过去。寡妇说到这的时候,脸上很幸福的挂着一抹笑容,让小小年纪的他也觉得寡妇应该是幸福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是在他们快要赶到对方面前的时候,两边的土坡竟然突然的滑下,土坡很陡也很高,男人看着跑过来的寡妇丢下车子,急急的奔了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泥石流很快便把车子压塌了,然后滚滚的往两个人的地方袭来,泥石流很急,眨眼间便到了他们的脚边,寡妇一急,便拖着男人往回跑,可是泥石流太快了,更本不是他们能跑得过的,男人眼尖的看见了那边有一个突出来的很大的岩石,便拉着寡妇往岩石后面躲去,可是,来不及终归是来不及了,男人推了寡妇一把,把她推到了岩石后面,而自己却跟着泥石流远去了。暴雨下了一夜,寡妇在岩石后面哭了一夜,天亮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神智不清了,疯疯癫癫的,嘴里还不住的念叨,只不过没有人听懂而已。说道这里的时候,寡妇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然后寡妇转过头来,看着他,又静静的说到那时候的自己才知道,原来他的男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她恨自己知道的晚,非要等到人没有了的时候才知道他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寡妇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及,于是变得越来越疯癫,其实她清楚自己没有疯,可是,自己心里难受啊,便由着自己这样做了。直到寡妇遇见了襁褓里的他,看见他不哭不闹,即使被冻的快要不行了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安静的闭着眼睛,那时候,寡妇突然觉得自己竟不如一个襁褓中的孩子,于是,寡妇收留了他,两个人相依为命。说到了这里,寡妇眼睛里亮晶晶的,又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欣慰的说还好有他,否则自己恐怕就要这样过一辈子了。一直到最后,寡妇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意,让他突然觉得,寡妇其实很美。寡妇说希望她死了之后,能埋在那个大岩石的旁边,然后旁边是好多好多美丽的小花,这样寡妇就可以每天看见自己的男人来来回回的身影,而她的男人也可以看见那在花丛中,只属于她的那一抹笑。就这样,他静静的听寡妇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晚,很温馨的一晚,因为寡妇脸上的释然,让他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

第二天,寡妇火急火燎的把他叫醒,说是什么给他在学校报了名,等到明天就可以上学了。他当时只看到寡妇那兴高采烈的样子,而却没有注意的是寡妇眼里的那份悲伤。于是,第二天,便穿上了寡妇给他做的新衣服,寡妇的嘴里一直不停的念叨着,生怕他在学校里闯祸,他就在那安静的听着,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他不是因为自己可以上学而高兴,高兴的是寡妇,她看开了。寡妇送他到了学校门口,拉着他到了一颗很粗大的杨树后面躲了起来,他知道寡妇是因为怕给他丢人,所以才这样,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安慰的拍了拍寡妇的手,便进去了。寡妇就那样站在杨树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直到转身不见。

他很聪明,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寡妇每次看到他拿回家的成绩单,心里很安慰。学校里有规定,对于成绩特别突出的学生,可以参加越级考试,于是,他便顺理成章的参加并且通过了考试,他连跳三级,并且每年皆是如此,别人羡慕他,都叫他天才,可是,也只有他知道,这天才背后的辛酸,他不想让寡妇这么劳累,没日没夜的去捡垃圾,他希望自己可以早点长大。可是,每次回家,看到寡妇那微驼的背影,头上那一根根银发,脸上那条条皱纹都让自己觉得无比心疼。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只能把这些都静静的记在心里。

终于,五年之后,他如愿的考上了知名大学,是整个学院以来最小的大学生,当他拿着录取通知书递给寡妇的时候,他看到了寡妇眼角的晶莹。就在这一年的夏天,他走了,带着寡妇的不舍,走了,他踏上车,看到远处寡妇那不舍得身影时,心里竟然酸酸的。12年了,寡妇养了他12年,可他始终没有叫他一声娘,寡妇的心里应该很难过吧,他这样想。于是,在车子开动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把头伸出窗外,对着寡妇喊了声:"娘!回去吧,儿子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好好的。"果然,如他所想,寡妇听到这句话的刹那,眼角的泪终于止不住的往下掉了,他看见寡妇用手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努力的用另一只手向自己挥了挥。车离寡妇越来越远了,可是,他还是能看到远处那一个黑点,那是他娘的身影。

在新的学校的这一年,他自己打工挣钱,用自己的钱交学费,虽然每次寡妇都有给他寄生活费,可是,他想让寡妇过的轻松一点,他总是舍不得花,每次都是攒着,希望回家的时候可以给寡妇买几件衣服衣服或者吃的。终于,一年的时间到了,他急急的登上了火车,回家的心情很急迫,他不知道这一年,寡妇过的怎样,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的想她。

两天之后,他坐的汽车终于停在了路口,他匆匆的跳下车,手里提着给寡妇买的衣服和吃的,风风火火的往家跑。可是,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加快了步伐,冲进了那个破旧的小院。他推开门,却没有看到寡妇的身影,放下的手里的东西,急匆匆的出去找寡妇,他找遍了寡妇可能去的垃圾堆,找遍了寡妇洗衣服时的小河,当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小院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转身便跑。他跑的很急,似是在证明什么,可是,却又矛盾的不敢去想,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终于,他气喘吁吁的来到了有那块大岩石大方,当他看到大岩石旁边的坟墓时,眼泪竟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他蹒跚着脚步,似是已经垂危的老人,一点一点的朝那凄凉的坟头走去。他不敢看,不敢想,只是一味的摇头,一味的流眼泪,他不想哭,可是他控制不住,因为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事实。他终于走到了坟前,这短短的几步,可是在他看来犹如几个世纪般绵长,他重重的跪在了坟前,他看见了墓碑上的字'李氏王兰之墓'短短的六个字,就像定格了一样,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记得寡妇告诉过他,寡妇的丈夫姓李,而自己叫王兰,他还记得那时寡妇的脸上的笑容,似是怀念。他把头重重的磕在了墓前,一切都太迟了,终究是太迟了。他泪眼婆娑的看着这座凄凉的孤坟,孤坟周围野花正开得艳,他想起了她的话,或许她真的看见了她的男人,她的男人也看见了这花里只属于她的那一抹笑吧,他欣慰的想着,嘴角翘起了一抹孩子般的幸福……他终会好好额活下去,带着属于她的那份,一起活下去。

压力校验仪
摩托车零部件图片
世纪豪庭三期位置交通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