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铜短暂兴奋后重心再下移

2019-03-12 01:11:09

9月以后,国内铜价正式进入4时代,价格重心不断下移。尽管上周五央行意外宣布降息,但铜价在短暂的兴奋之后价格迅速回归到之前的水平。从基本面来看,消费端没有明显改善,供给依然过剩,后市铜价走势仍不容乐观。

降息无疑对提振市场信心是有帮助的,但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目前经济状况的不佳。目前中国经济增速的下滑已经成为市场共识,而改革和调结构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依然是市场的主基调,未来货币政策继续宽松的空间并不大。

目前铜的下游企业普遍资金紧张,与前几年相比这些企业负债率大幅上升,部分企业的有息负债占权益的比例甚至超过了90%。这样的状况会对企业融资能力造成很大的影响,即便是有较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支持,企业也会因财务弹性小而很难解决资金紧张问题。此外,本次降息是非对称降息,银行端在加大贷款利率上浮的同时对于信贷的投放审查依旧严格。因此仅仅是这一次降息,还很难看出对于实体经济具体的支持效果。

数据显示,10月铜材产量为150.8万吨,同比增长3.8%,延续回升态势;110月铜材累计产量135.92万吨,同比增长13.46%,接近去年全年水平。但值得注意的是,下游需求却没有同步快速增加。10月铜管企业开工率为72.3%,较之前有小幅的下滑,这意味着未来数月铜材的销售可能会不顺畅。

铜显性库存的变化与铜价一般呈负相关,但这一规律在今年表现得不是特别明显。目前LME的铜库存仅为去年峰值的1/4,LME铜库存持续下滑的周期已经维持了一年多。铜价在这段时间与之呈正相关关系。

11月LME铜库存继续下降,由月初的16.21万吨小幅下降到16.185万吨。上期所的铜库存波动相对比较大,由月初的20391吨上升到24161吨,增加了3770吨,但由于数量规模较小对市场的影响并不大。

在LME新的仓储规则公布后,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就开始退出金属仓储在内的一系列业务。LME铜库存的下滑根本的原因是机构退出金属仓储业务时对仓储物的处置,体现出来的就是库存的流转,那么大量的铜库存都流向了何方呢?

笔者认为,LME铜库存大部分流入了中国。在严格的监管下,融资铜进口需求受到了很大的抑制,但国内贸易商仍有很强的贸易融资需求从而进行大量的融资性进口。数据显示,10月国内精炼铜进口量为305772吨,同比增长4.5%,精炼铜进口量已经连续第三个月上升。目前低迷的价格与进口量的连续增加值得警惕。

综合来看,降息对铜消费影响不大,国内供需形势仍不容乐观,国内隐性铜库存有增加的趋势,

铜短暂兴奋后重心再下移

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铜价的重心将继续下移。

(:中冶有色技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