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资金掮客自白1天筹资超200亿

2018-11-06 09:11:28

资金掮客自白:1天筹资超200亿

2013年的一天,空气中洋溢着新年的气氛,郑元(化名)与他的伙伴们,完成了2013年一笔“钱”的买卖——为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位于北京国贸地区的支行提供了一笔三亿元的存款(百科)。在12月末大约一周的时间里,郑元他们成功地将总计80亿元资金“做”进银行。 “每到年关,都有不同的经历和收获。很久没有遇到如此团结一心的团队,配合着共进退,相互匹配资源,不计较得失。”在对某财经讲述他所操盘的资金大挪移的故事时,郑元忽然有些伤感,他说是因为“离别”。 ■钱的掮客 郑元是一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他毕业于2011年,如今是一名兼职资金掮客。郑元的掮客业务,主要是引导“银主”(个人和企业大额储户),将钱借给需要短期存款的银行,交易达成后,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在中国,存贷比考核是许多银行行长们头上的紧箍咒。一位大型银行支行行长直言:“我们只过三个节:月末、季末和年末。”他甚至表示,存贷比才是造成“钱荒”的根本原因。每到这三个时点,许多银行为了达到规定的存贷比水平,往往不惜高额揽储。嗅觉灵敏的投机者应运而成资金掮客,他们忙碌地搬运着钞票。 掮客们时常会形成短期、临时团队,以产生规模效应。郑元与他的五位伙伴的这次合作,就是皆为利来,他们共同瞄准的是银行的年关大考。这一次,他们一开始的目标设为200亿,“结果一天之内(可供使用的存款)就超过200亿”,郑元感慨道。 临时聚首的6位伙伴,分别来自北京、浙江、香港与福建,他们分头寻找银主,又略有分工上的差异。例如,来自浙江的李金(化名),主要是通过POS机将银主的资金转给银行。 郑元如今的职业是提供投融资服务,工作上积累的人脉,成为他做成时点存款生意的重要资源;而有些时候兼职偶遇的一些大金主,也会反向成为其投融资项目的参与者。“我找的关系,基本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一些高管,四大行分行(百科)、支行的行长,地方商会的会长。他们能帮我找资金,帮我找出口(百科)。比如我给西安某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管打,他们立刻会向熟悉的银行摸底,看看谁有增加存款的需求。”郑元说,一些投资公司也会帮忙牵线搭桥。郑元描述的这种社会关系资源是资金掮客的立身之本。北京的另一位掮客,比郑元还要年轻,但“背景深厚”。 郑元觉得,掮客有时也颇有重要性。“行长的本职工作就是拉存款,如果你有本事给一家小行拉几个亿的存款,那你就是行长。行长也得跟我们套关系。这家大行的几个支行,年底提前给我打,冲我要钱”。

自卸半挂车的价格
投标文件制作
惠州企业贷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